会员登录免费注册

账 号:

密 码:

 忘记密码?点击找回

 免费注册 成为我们的会员

使用合作网站账号登录:

 新浪微博|QQ登录
实名认证 国家级协会会员 省级级协会会员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艺术资讯 正文内容
有关吴非的只言片语
2008-12-04    浏览(363)    作者:赵向前    来源:洛阳文化艺术网

这几年吴非一直在关注“人”,他以普通人的视点关注着普通人的生活,默不作声的把现代人那种冷漠、无情、空虚以及焦虑的状态以画笔展现了出来。看吴非的画,我似乎能感受到画中人的孤独,都市生活的欲望、刺激,个人内心的空虚、无聊,使本来渴望的心又充满着复杂的表情。

其实,“他”和“她”不就都在我们身边,起码都带有我们每个人的影子?

憨实敦厚的吴非实际上是个很热爱生活的人,一般情况下的他,见面总是一本正经的咪咪笑着,不太说话。可是,当一帮哥们在一起谈论艺术的时候,他又表现出无比的兴奋和激动,也时常会有一些独到的观点和好的语词冒出来。

已过不惑之年的他,现在正是艺术创作上的高峰期。刘索拉说:“干艺术怕时代感,因为时代会过去,所以精明的艺术家喜欢选择已经成为历史的题材。有时代感的探索艺术家都是有胆儿的,因为容易出错,弄潮会找不准方位。”我不知道吴非他们那代人有着什么样的青春期,但对于新生活和新事物,他们还是很积极地接受并享用着。

吴非有着真正艺术家的勇气,他敢于见证人性的善恶与美丑,也勇于探索绘画中新的语言和形式。这样的精神,使他产生了新的思考和新的经验,人生的阅历,世事的沧桑,突然间都被他的画作洞开了。世俗男女的悲情和哀怜,还有他们在努力寻找日常生活中的欢乐所带来的迷茫,都成了吴非表现世界的有效方式。

有一次,吴非对我说:“我觉得画面中应该出现一些看似很荒诞的东西,说不清楚的东西,其实很有意味。”我完全赞同他的说法,其实我们生活的本身就是荒诞。那阵子他有一批新画,画面上他把不同的视点,不同时段,不同关系的人和事物放在了一起,夸张、变形又恰到好处,看似很荒诞,但又觉得很真实,既感到熟悉又有着异常地陌生。

后来,看到有记者采访导演贾樟柯,问他为何《三峡好人》里会出现那种不明飞行物,贾说根本没什么,我觉得那个时候就需要有一种很荒诞的东西出现。这种想法在某种程度上和吴非的观点是相同的。其实,有很多东西都是说不清楚的,弄得太清楚了,反而没意思了。

值得一说的是吴非在画着这些“入世”的红男绿女的同时,也在画着大量“出世”的高人隐士。入世是“俗”的,出世是“雅”的,这两种本身很矛盾的观念却被吴非轻松的就解决了。我喜欢他的高士图,因为他画的潇洒,画的清新,画出了人物的旷达。好多人画高士,脱不出那种“俗气”,更画不出那种“逸气”,因为从大俗到大雅,需要的是一种境界,而不仅仅只是绘画的技巧和语言性。

近两年,吴非的画引起了圈内的关注,很有要大火起来的势头,前一阵子荣宝斋又给他出了画册,然而他依然还是那么低调,见面只嘿嘿一笑,说能画画是多么的幸福呀。

和吴非同住一城,于我来说也算是件幸事,因为除了常常能在一起吹牛聊天以外,还可以最快速度地看到他的新画。

标签:吴非,艺术
下一篇:一点儿想法
我来说两句
0 人参与评论,查看详情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
验证码:

注: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

^_^ 人喜欢

关注TA

给TA留言

扫描二维码进入
手机官方网站